中華小說網 穿越小說 兵王續 第 2 部分閱讀

第 2 部分閱讀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兵王續| 作者:橙大| 類別:穿越小說

    為自己的尷尬解圍。而這次握手也就注定成為個永遠也沒有結果的禮儀。

    院長對眼前的幕就像沒看到樣,依然笑容可掬的說:“賀師長,那你們先聊著,我還有點事兒。潭軒,你”

    “院長,您沒忘當初和我的承諾吧?”沒等院長說完,潭軒就很沒禮貌的插話道。

    賀師長萬萬沒相到,這個小少校居然敢對自己的頂頭上司——堂堂陸院院長這么說話。這可是軍區副司令級的少將啊,自己對他都是畢恭畢敬的。

    院長好像天生幅出奇的好脾氣,拍著潭軒肩膀,“呵呵,怎么會忘呢?你放心,只要你不提出來,我是絕不會把放你走的。不過,我知道你最近提出的套作戰理論,需要實踐參數。正好賀師長最近要有次演習,而且對手包括b大隊,實力很強,所以”看出潭軒似乎沒什么意見了,自己的目的也就達到了,趕忙收住了話茬。“你看,我也就知道這么多,具體情況還是讓賀師長給你介紹吧。我還有點事兒,先走步了。”

    賀師長雖然還是很客氣的起身相送,但打心眼看不上院長這幅軟弱態度。這是干嗎啊,哄孩子呢,還有沒有個軍人樣子了?承諾?什么承諾?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還允許你和領導討價還價?院長也太遷就這個潭軒了!不過,他更看不慣眼前的這個少校。你有什么任何過人之處?除了發胖的身材和大大的將軍肚,再看不出與別人有什么不同了。才三十多歲就有這么大肚子,他鄙夷的想,是不是陸院教員早上不用五公里啊?如果有,這家伙能跑下來嗎,更別說合格了。這就是潭軒給賀師長的第印象,應該說壞得不能再壞了。如果不是因為賀援朝自己太想獲勝,不是有司令員的暗示,不是這個系統確實在上次演習中發揮了作用,而且汪平告訴他整個系統都是眼前的這個潭軒作的,他甚至不樂意多看他眼,就更不屑與之交談了。所以上來介紹情況就帶著些許情緒:“這些是你弄得吧?”

    厚打印著密密麻麻小字的紙被推到了潭軒眼前。潭軒掃了眼內容和紙張的厚度就知道這是他和汪平上次演習交流的全部內容。他沒有回答師長的問話,而是冷不丁的反問:“這些你是怎么得到的?”

    師長皺了下眉頭,這個人說話怎么顛三倒四的?我問他問題,他不僅沒有回答而是反問我。轉念之間他明白了,“這些你是怎么得到的?”哼!這個潭軒真自負得緊啊。你以為你加了密,我們就破譯不了了嗎?所以有些特意地說:“這些是導演部網關截獲的。”

    “導演部截獲的?”

    賀師長看到潭軒臉的不信任,這叫他非常的懊惱,沒有個人會用這樣的眼光看他,這簡直是對他人格的侮辱。可還沒等他發作,潭軒便笑容可掬的對他說:“恭喜你!賀師長。b大隊的連勝紀錄要由來你打破了。”

    當聽到他說出這話的時候,賀師長才覺出這個人不簡單。他不僅第時間猜出自己的來意,而且剛才的表情明顯是在使詐,目的是進步確認,是不是軍區在暗中支持自己。這么快的就被他騙入到陷阱里,此人定工于心計。他對潭軒開始產生些興趣了。“如果你樂意來得話,這份榮譽也會屬于你。”師長順著潭軒的思路,大膽地提出了邀請。

    潭軒笑了,“對不起,我對還沒開始就已經有了結果的演習不感興趣。這不公平,它對演習雙方所付出的努力都是種褻瀆。抱歉,沒能幫上什么忙,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先回去了。會兒還有我的課呢。”

    “公平?”看著潭軒慢慢站起身,師長再也忍耐不下去了,吼道:“你和我說公平!?兩個師之間的對抗演習,整整個b大隊分給了紅軍!他們有的裝備先進得我們甚至都不曾聽說,就更不用參數了。他們的人員好多都是從我們師選拔走的,那些人不是師里比武狀元就是技術尖子。”他說這話的時候,心里還在隱隱作痛,特別是當他想到那些被送走的兵哭著被開回來的時候,他就暗暗發誓再也不送自己兵去了。那些都是鐵錚錚的漢子啊,訓練場上付出了多少都不曾流過滴眼淚,可被灰溜溜送回來的時候他甚至覺得這是種侮辱,不僅是對個人,更是對他們所代表的師的種莫大侮辱!可第二年的這個時候,他又不得不親手給b大隊送去新批兵尖子,供他們篩選。

    賀師長圓睜二目死死地盯著潭軒,好像這切都是他造成的,都是他的錯樣。他像火山樣的爆發會使每個人感到震撼,可眼前的潭軒就跟沒事兒人似的。剛才那陣雷焰火炮,在他面前就像微風拂面,絲毫不為其所動。“對不起,我不該對你發這么大脾氣。”潭軒的輕松叫他很快冷靜下來,他知道自己剛才有些失態了。

    “沒什么,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演習有些時候實力也確實不夠均等,不僅公平。”潭軒說得很真誠,表現出奇得善解人意,和剛見面時的狂傲相比,簡直判若兩人。不過,很快他就找回了原來的自己。“但是這些情況在演習前你都是清楚的,這意味著它們是得到雙方認可了的。再說我研究過b大隊三十四場勝利的所有記錄,里面沒有任何投機取巧的成分。平心而論這驕人的成績絕對是靠他們自己的實力取勝得的,有的戰例甚至可以寫進教科書。面對這樣的對手我只會尊敬他,重視他,但我決不會和你合伙利用行政資源騙取勝利的橄欖枝。況且這些虛假的數據對我也毫無意義。”

    賀師長被他的話給氣笑了,“幸好你是在陸院,要是在我們軍區就憑你這句話,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收拾你。別的地方我不敢說,我們軍區這種事兒壓根兒就不可能發生。要是有,他b大隊能連贏三十四場?要是有,我會大老遠來找你?這么說吧,你要是對你那套b理論沒信心,或者怕了這個b大隊,就直說。用不著拿我們軍區的名聲墊背。”說完他鼻子里哼了下,起身整了整軍裝,拿上軍帽,看意思就要離開。

    “等等。好吧,我向你道歉。您說的對,這將是次有價值的演習。那么請允許我冒昧地問句,賀師長,您面對和上次演習相同的情況,做了什么新的準備嗎?”由于潭軒態度的轉變,他們談話的氣氛開始緩和下來了。

    這個問題雖然話說得很客氣,但卻很實際尖銳。師長被他的這個問題給說愣了,新的準備?什么新的準備?我的到這個內部消息沒多久就來這里了,我能有什么準備?但他又不想示弱,于是便竭盡腦汁地想,上次演習的總結算不算呢?不,這顯然不是他所指的。

    “呵呵,是我太心急了。部隊剛剛結束完次大規模的演習,休整和總結都需要段時間。再說這個將要演習的消息您也是剛剛得到的,恐怕b大隊到現在還不知道呢吧。”顯然潭軒看出了師長的為難,很有禮貌的給了他個臺階。見師長不動聲色,潭軒知道自己猜對了,繼續說道:“既然是這樣,您不妨在我們這兒多住些日子。我明天給您個大致的計劃書,如果您同意了,我就跟您走;如果不同意,我們就還像上次演習樣。”

    聽到潭軒提出有什么準備這樣實質性問題的時候,賀師長以為最遲今晚他們就可以動身了。誰知道他居然還要跟自己講條件:如果不同意就和上次演習樣。那言外之意就是只關組織學員提供方案以及方案的權重,不參與決策了?“那好,我就先不走了,期待著你給我帶來整套耳目新的計劃。”他沒理會潭軒的言外之意,把“耳目新”重重的說出來,給人以略帶譏諷的口氣。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潭軒將要交上來的這個份計劃書,不僅真的給他耳目新的感覺,甚至叫他產生自己拿到的是張科幻小說藍本的錯覺。

    聽到潭軒提出有什么準備這樣實質性問題的時候,賀師長以為最遲今晚他們就可以動身了。誰知道他居然還要跟自己講條件:如果不同意就和上次演習樣。那言外之意就是只提供方案以及它們的權重,不參與決策了?“那好,我就先不走了,期待著你給我帶來整套耳目新的計劃。”他沒理會潭軒的言外之意,把“耳目新”重重的說出來,給人以略帶譏諷的口氣。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潭軒將要交上來的這個份計劃書,不僅真的給他耳目新的感覺,甚至叫他產生自己拿到的是張科幻小說藍本的錯覺。

    第五節

    住在深山老林,連同附近都被劃為軍事禁區的b大隊隊部這天居然來了位陌生的訪客。鴻飛帶隊剛剛訓練回來就看到個三十多歲的少校,滿面笑容的和林大道別。“b大隊是特展部隊的佼佼者,我還有很多地方要向您多多學習。”

    “哪里,哪里。是相互學習”不用再往下聽,林大的這番客套話,鴻飛都能背出來了。什么相互學習?他跟自己的隊員可從來沒有說過這種話,每次都是我們是最優秀的,叫他們嘗嘗我們的利害,想到此,鴻飛邊笑,邊無奈的搖著頭。看他的舉止好像是位看透塵世滄桑的老人,和他那年輕的臉形成了鮮明反差。

    “鴻飛!”林大送走了客人,扭過頭叫住了他:“你笑什么?”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今天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