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小說網 歷史軍事 七十一變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七十一變| 作者:郝連春水| 類別:歷史軍事

    第四十九章牡丹滿園

    從迷亂繁花深處鉆出來的孩子像個小天使,淚眼朦朧朝前撲進媽媽的懷抱,絨絨的腦袋埋進媽媽懷里小小聲啜泣br>

    年輕又漂亮的女人嘴角噙著笑意,全心全意看著懷中的幼童,一星半點注意力都不肯分給其他人,目光里滿滿的都是會讓人溺斃的愛憐。

    怔忡片刻,青雉庫贊卸掉指尖蓄勢待發的攻擊,眼底眸光微不可察變得柔軟。

    如果不是邊上的上司同僚,戰國元帥和波魯薩利諾兩個人的表情太過難看,青雉庫贊幾乎要心軟放過這一大一小兩個,讓對方就此離開。

    畢竟媽媽和孩子是很能夠叫人心生惻隱的存在。

    只是可惜

    視線不著痕跡轉向,瞥了眼上司和同僚,青雉眉骨輕輕一跳,怎么說呢

    戰國元帥一臉震驚瞪著年輕女人抱著的孩子,目光里漸漸糅雜幾許悲傷,青雉知道其中原因所謂何來,見到那孩子的時候,他也同樣無比驚愕快穿主角,有人找你。

    一來是小孩子出現得忽然,居然能事先躲過他的見聞色。

    二來小孩子的樣貌

    而除了自家上司的詭譎反應,青雉覺得同僚的表現也很有意思。

    常年掛在布魯薩利諾臉上,如同面具的高深莫測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氣急敗壞,盯著那孩子看的神色陰郁森冷,又因為孩子母親不肯分心給他就越發恨怒,眼神兇狠得簡直象是要殺人,前所未有的恐怖。

    黃猿這家伙,青雉很了解,畢竟也共事這么些年,所以波魯薩利諾現在的模樣,就是個親眼目睹太太出墻而妒火中燒的丈夫。

    相識許多年,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同僚這樣失態。

    當然,對于黃猿此時的驚怒交加,青雉不覺得訝異,因為之前已經見識過他這位同僚異乎尋常的表現:

    比如看清楚入侵者的模樣,黃猿居然闖入八尺瓊勾玉光雨之內,將原本絕對重傷的目標帶出攻擊范圍。

    再比如,塌方后沒有元素化獨自脫離險境,反而死死護著懷里的人連武裝色霸氣都忘記,結果導致受傷。

    最后咳咳不小心回想起挖開廢墟看到的那一幕,青雉庫贊噓咳幾聲,只覺得有些好笑又有些不知怎么形容的感慨。

    瓦礫碎石掩埋之下,同僚和她兩個人忘我親吻,連廢墟被挖開都一無所察,仿佛沒有明天只有此刻那般,氣息里掩不住絕望的苦痛。

    當時只叫救援隊面面相覷,同時也讓青雉庫贊驚詫不已,

    黃猿把身下的女人保護得毫發無損,自己卻傷痕累累,出來之后先著急的也是她,對自己的血流滿身反而不管不顧。

    青雉覺得,那一刻或許連波魯薩利諾自己都沒發現,細心檢視年輕女人情況的時候,他的眼神那樣驚懼,只生怕她傷到分毫。

    要不是親眼所見,青雉庫贊一定不會相信,海軍三大將最高戰力之一,黃猿波魯薩利諾居然也有如此兒女情長的一刻。

    同樣身為海軍大將,彼此又共事多年,青雉庫贊當然知道,黃猿波魯薩利諾素來眼高于,他們這些近身的屬下也很清楚,十年來,作為父親他日日夜夜都陷在自責與悲痛里無法自拔。

    當年米尼翁島發生的事無從追查,海軍趕到時只有一片戰斗過后的廢墟,還有留在雪地大片大片血跡,唐吉訶德羅西南迪就此下落不明。

    然而實際上,說是下落不明也不過是一種自我欺騙的安慰,唐吉訶德羅西南迪留在海軍本部的生命卡,燒得只剩下一點點尚未熄滅的灰燼。

    那時候還是大將的戰國收起裝有生命卡的玻璃瓶,將它牢牢鎖進某只匣子當中,又把鑰匙丟進海里,在羅西南迪的檔案上寫下失蹤的結論,不允許任何人篡改。

    其實知情者都明白,羅西南迪生存希望幾乎為零,只是這些年沒有人敢提起,沒有哪個不識趣的敢去觸動一位父親心頭那根刺。

    羅西南迪失蹤那一年,收到消息的戰國大將一夜間頭發變得全白,后來是世界形勢越來越混亂,他們這些高層必須給海軍豎立戰無不勝的強大信念,戰國大將才染黑頭發。

    只是頭發可以染黑,也可以裝作若無其事,心里的傷卻始終無法愈合,甚至到今天,也沒有誰會當面提及羅西南迪這個名字。

    這也難怪戰國元帥第一眼看見那孩子就險些失態,此時更是難以自禁,因為連青雉庫贊自己,都在第一時間里嚇得不輕。

    如果不是年紀不對

    抱著孩子的戰國元帥神色復雜,又是驚喜又是悲傷,良久才回過神似的,分出少許注意力給坐在沙發上的人,“他叫什么你說他六歲不到”

    “嗯~”她站起身走上前,含笑凝睇團在戰國元帥懷里的小孩子,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低低的誘哄,“寶貝你叫什么啊~”

    隔了一會兒,蜷伏的孩子動了動,小腦袋探高一點點,小小聲說道,“羅西南迪,唐吉訶德羅西南迪。”

    話音落下,青雉庫贊瞳孔微微縮緊,隨即卻見戰國元帥神色驀地大變,“你說什么”

    難以形容的沉重壓力瞬間衍生,磅礴氣勢剎那間擴展到整個辦公室,激得空氣咯吱作響,只不過眨眼間,許是怕嚇著孩子,戰國元帥飛快收起外放的恨怒,不敢置信似的,目光死死鎖定身邊的年輕女人穿越之大嫂。

    凝固一樣的場景里,連波魯薩利諾都猛地站起身,壓低聲線,勃發怒意中糅雜掩不住的震驚,“千歲百歲,你說他叫什么名字”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今天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