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小說網 玄幻魔法 人生得意無盡歡 第七百五十七章 大魔王

第七百五十七章 大魔王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人生得意無盡歡| 作者:六道| 類別:玄幻魔法

    「終」

    謝文東抽出香煙,點燃,慢悠悠地吸了一口,身子向后倚靠,緩緩吐出口煙霧,一字一頓地說道:“我說過,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伊達爾戈本可以安安分分的做他的市長,吃香喝辣,可他非要站在我的對面,非想要搞點事情出來,他不死,誰死?

    “在韓兄看來,伊達爾戈在菲律賓很有能量,把他爭取過來,等于抓住了一條很重要的政治資源,但在我眼中,他,以及他的政治資源,都微不足道,殺他,就如同捏死只螞蟻。

    “動手的人雖然是我,可真正殺他的人,其實是韓兄你。”

    說話時,謝文東的眼睛越來越亮,即便雙目已瞇縫起來,但也遮擋不住其中射出的光芒。即便是坐在一旁的吳盡歡和梁騰飛都感受到了那股透骨的寒意。

    在謝文東身上流露出來的,不單單的殺氣,更是氣勢上的威壓。

    面對謝文東,人們常常生出的不僅是恐懼感,更有無力感,仿佛世間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好像整個地球都在他的掌心里旋轉、跳躍,任憑他擺弄。

    吳盡歡輕輕嘆了口氣,還是相差得太遠太遠了,加永冠加青幫加刺堂加泰坦俱樂部加等等等等,似乎所有的這些都捆綁在一起,還是無法與謝文東,無法與洪門相抗衡。

    很簡單,洪門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做他們想做的一切,而他們,只是偷偷摸摸的在暗中行事,這便是雙方之間存在的巨大差距。

    吳盡歡看著謝文東,感覺他的頭頂似乎都長出兩根犄角,他就是個大魔王啊!吳盡歡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似乎想要找煙,不過并沒有摸到。

    謝文東倒是體貼的把煙盒放到茶幾上,推到他的面前。吳盡歡向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倒也沒有客氣,拿起煙盒,抽出一根,點燃,而后深深地吸上一口。

    不等他吸第二口,洪云蕓走上前來,手中還拿著煙灰缸,遞到吳盡歡面前,后者很自然地彈了下煙灰,不過洪云蕓并沒有把煙灰缸拿走,依舊遞在他面前。

    吳盡歡一怔,不解地看著她。洪云蕓小聲提醒道:“歡哥現在不能抽煙。”

    他身上既有槍傷,又有炸傷,身體正虛弱,這時候還抽煙,對身體太傷了。

    見洪云蕓態度堅決,吳盡歡頗感無奈地撇了撇嘴角,感覺自己要是不把香煙熄滅,洪姑娘會一直把煙灰缸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他只好把只吸了一口的香煙放進煙灰缸里。洪云蕓這才拿著煙灰缸退開。

    韓非和梁騰飛都是心思復雜,思緒萬千,沒注意吳盡歡和洪云蕓之間的這個小互動,但對面的謝文東可是看得清楚,心中對吳盡歡也生出一絲異樣的感覺。

    在這樣的場合里,手下人還能在吳盡歡面前如此的堅持,這起碼說明了他們平日里的相處是親密無間的,在這一點上,恐怕韓非和梁騰飛都遠不如吳盡歡。

    謝文東看向韓非,含笑說道:“我還是那句話,韓兄在勒沃島上就不用再投入了,人員該撤就撤了吧,堅持下去,只會給自己造成更大的損失。”

    此時韓非的臉色已然變得難看起來,他凝視著謝文東,目光銳利的如同兩把刀子。

    他的氣勢,或許能壓得倒別人,但壓不倒謝文東,他凌厲的目光或許能嚇得住旁人,但謝文東完全視而不見。

    他繼續說道:“實力,是日積月累培養起來的,需要時間,更需要沉淀,短時間內的速成,即便能做得很大,看起來很嚇人,實則也只是空中樓閣罷了。亞洲,韓兄還是放棄努力吧,你進不來,勒沃島只是個開始,接下來,韓兄在這里所擁有的一切,都會被一個一個的拔掉。”

    說話之間,酒店外面警笛聲四起,閃著紅藍光的警車一輛接著一輛的停在酒店的大門口,數以十計的警察急匆匆地跑下警車,開始驅散人群,封鎖現場。

    市長被殺,這可不是件小事,當地的警方又哪能不重視。

    看到警察來了,梁騰飛不由自主地暗松了口氣,現在有這么多的警察在場,謝文東的膽子再大,也會有所顧慮,不敢再胡作非為,起碼自己現在已性命無憂。

    緊接著,他的神經又開始緊張起來,考慮自己要不要去向警方舉報,就是謝文東殺的人。

    似乎看出他心中的想法,當梁騰飛的目光掃過吳盡歡的時候,后者向他微微搖了下頭。

    去向警察舉報謝文東,這太幼稚了,別說你沒有證據,就算你有十足的證據,也動不了他。

    謝文東這個人向來是謀定而后動,他既然敢坐在這里,就說明他早已布置好了一切。

    看到吳盡歡的示意,梁騰飛原本已準備挺身站起的動作,也隨之縮了回去。他眉頭緊鎖,微微垂下眼簾,拳頭也是握了又握。

    “憑什么?”一直沉默不語的韓非終于開口了。他目光如電地直視著謝文東,凝聲說道:“幾年前,我輸得不服,現在我依然不服。”

    “所以,我才會說韓兄一如既往的自信。只不過自信也要有個度,自信過頭了,那就是天真。”

    說話之間,謝文東站起身形,隨手拉了拉有些褶皺的衣襟,樂呵呵地說道:“如果韓兄不信我的話,我們可以賭一賭。”

    “賭什么?”

    “賭你的勒沃島能不能挺得過三天!”謝文東笑瞇瞇地伸出三根手指頭,說道:“滅了它,我只需三天。”

    韓非沉默了。梁騰飛的額頭滲出汗珠子。吳盡歡則是扶額,看來,兩個億的資金這次是真的要打水漂了。

    “從哪里來,回哪里去,或許還有生存下來的空間,一意孤行,只能是重蹈覆轍。當年的‘老朋友’已經剩下不多了,韓兄,好自為之。我能給你的忠告,就這么多,我要說的話,也已經說完了。就這樣吧!”說著話,謝文東伸出手來。

    韓非坐在沙發上,看著謝文東主動伸過來的手,一聲沒吭,一動沒動。

    這時候,已有大批的警察進入酒店,封鎖了酒店的全部出口,并對酒店大堂里的工作人員展開逐一的盤問。

    見到韓非沒有和自己握手的意思,謝文東也不介意,聳了聳肩,把手收了回去,雙手隨意地插進口袋里,目光一轉,看向吳盡歡,說道:“伊達爾戈死了,吳先生是最后見到他的人之一,自然也是警方重點調查的對象,恐怕會有些麻煩,吳先生現在不走嗎?”

    吳盡歡看著謝文東,走?酒店都已經被警方封鎖了,還能走得出去嗎?

    謝文東對他淡然一笑,身形一轉,邁步向酒店的大門走去。隨著他一動,周圍那些看似普通住客的人,齊刷刷地跟在謝文東的背后,一并向外走。

    見狀,站于韓非身后的幾名青幫人員眼中寒光一閃,不約而同地跟了上去,一個個都已經把手摸到衣襟內。

    還沒等韓非做出表態,一名青年如鬼魅一般,突然出現在青幫眾人面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這名青年身材高大,模樣也生得俊美,站在青幫人員的前方,嘴角噙著笑意,一派輕松。一名青幫人員表情不善地低聲喝道:“讓開!”

    俊美青年站在原地,紋絲沒動。這名青幫大漢跨步來到俊美青年近前,伸手向他的肩膀抓去。

    也就在他的手指頭馬上要碰到俊美青年衣服時,后者隨意地抬起手來,食指只隨意地向外一彈,啪,他的指尖正彈在青幫大漢的胳膊肘。

    一瞬間,這名青幫大漢就感覺自己的胳膊如同過了電似的,又酥又麻,已然使不上一點力氣。

    俊美青年趁機向前跨出一步,肩膀順勢一晃,再看他面前的這名青幫大漢,仿佛被一輛奔馳中的火車撞到似的,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俊美青年并沒有推他,也沒有沖撞他,只是肩膀震動了那么一下,但就這么一下,卻讓一百多斤重的大漢被硬生生的震飛了出去。

    見此情景,韓非以及在場的青幫人員臉色無不是臉色大變。吳盡歡也不由得瞇縫起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名俊美青年。

    青幫大漢向后倒飛出兩米多遠,眼瞅著要一屁股摔倒地上的時候,突然有一人出現在他的背后,一只大手托住了他的后腰。

    突然出現的這人,正是尤回。他在接住青幫大漢身體的瞬間,就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道從對方身上傳來,他單腳用力一踏地面,整個人像根釘子似的扎在地上,硬是一步沒退。

    卸掉對方身上的力道,尤回把青幫大漢放到地上,眼睛閃爍著興奮又好戰的光彩,看向那名俊美青年。

    對方用的不是蠻力,而是武學中的暗勁。能把暗勁運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今天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