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永別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帝妃傳:步步為后| 作者:花蝶舞| 類別:都市言情

    皇甫仁皺著眉,正欲怒斥這些不遵皇命,集體逼宮的逆臣賊子,遠遠的只見皇城的大街上,朝中大臣領著后宮里的那群妃子來了,想必是聽說了軒轅恒要夏赫交出幕漣漪就停止進攻夏赫的事,跑來勸他的。

    城內的大臣及妃嬪見皇甫仁正準備下令開門迎敵,心下大驚,此刻敵我懸殊,這一戰之下,必定城門失守,到時候還談什么臣子,什么妃嬪,一個個不過都是軒轅的亡國之奴罷了,他們可不想皇甫仁為了一個女人,做下錯事,立即齊刷刷地跪了下來,三呼:“皇上三思,皇上三思,皇上三思。”

    那聲聲皇上三思震得整個夏赫皇城都抖了抖,皇甫仁心驚,怎么平日里沒見他們這么團結過,此時倒是一個個都愛起國來了。

    他心下大怒,將剛剛放下來的手快速地舉了起來,正準備不管不顧地大喊進攻,這個時候,城門緩緩地開了。

    他眉頭一皺,向下看去,隨著城門打開,只見寬闊冷硬的城門里,緩緩地走出來一個素白的身影,在這漫天的肅殺之氣的籠罩下,她顯得那么的單薄,那么的纖弱,她的裙裾在山風的吹拂下,在她的身后形成了一個好看的弧度,皇甫仁的心一慟,她必是不忍自己在朝臣的逼迫下如此難堪,這才主動打開城門,出去了。

    幕漣漪默默地向軒轅恒的大軍而去,她不敢回頭,不敢去看皇甫仁此刻的表情,她如此聰慧,又怎會不明白自己的處境和自己身體的異常,難怪皇甫仁陪著她,難怪自己覺得越來越虛弱,原來竟是得了那不治之癥嗎,她握緊手里的匕首,上面是她親自涂上的劇毒,既然軒轅恒如此咄咄逼人,如此想得到她,那就讓他帶回她的尸骨吧,是的,這是她精心策劃的一場戲,她要讓軒轅恒一嘗親眼看著自己心愛的人死在他面前的痛苦。

    要想俏,三分孝,一身素白孝服的幕漣漪比起平日來,更多了幾分風情,此刻的她長發只隨便在頂上挽了一個發髻,其余的發都披散在身后,頭上一朵淡粉的桃花襯得她人面桃花相映紅,她眉目清淡,紅唇緊抿,整個人仿若那九天的玄女下凡,軒轅恒不禁看得癡了,這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兒,他曾錯過了她,如今時過境遷,他只想將她擁在懷里,問她一句:“你想我嗎?”

    軒轅恒翻身下馬,快步向她走去,他身姿矯健,動作行云流水一般,剛剛登上城樓的幾個夏赫國的妃子看著軒轅恒俊逸挺拔的身姿,恨恨地看著兩軍中間,正款款而行的幕漣漪,她何德何能,讓夏赫和軒轅兩國的國君都傾心于她,他們一樣的英姿勃發,一樣的是人中龍鳳,卻都一樣的迷上了那個狐貍精,軒轅恒竟親自下馬來迎,那些妃子輕飄飄地看了皇甫仁一眼,倘若皇甫仁能這么待她們,她們就是死也甘愿啊!

    軒轅恒隨身的侍衛想攔,卻被他一個冷硬的眼神瞪了回去。

    她看著軒轅恒越來越清晰的臉,眉頭微微皺了皺,她以為她早就忘了那些過往,再見他她不會再有愛,亦不會再有恨,她一直認為,不在乎才是對一個人最大的報復,可她發現她做不到,此時此刻,她想起球球,想起了自己為什么來夏赫,她握住匕首的手越來越緊,恍惚間將自己劃傷了也不自知。

    她不能死,她還沒有報仇,怎么能就這么死了,那不是便宜了軒轅恒,他加諸于她身上的一切,她都要加倍的還與他。

    軒轅恒像是發現了她的不對勁,更快地來到了她的身畔,堅實的手臂輕輕一攬,將她圈在了懷里,感受到懷里的軟玉溫香,軒轅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有她在懷,即使帶領大軍,深入敵腹又何妨,此時此刻,一切都有了回報。

    問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感受著他沉穩的呼吸,幾乎是下意識的,幕漣漪握著匕首的手一揮,狠狠地將匕首插在了軒轅恒的前胸,正對他的心臟,他必死無疑,這一幕,早在多年前,她來到夏赫之時,就在夢里演練了無數遍,夢到他死在自己的手上,鮮血淋漓的樣子。

    可事到如今,看著軒轅恒緩緩倒下的身體,夢境終于變成現實,她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快意,只覺得一種難言的悲情籠罩著她,讓她的心悶悶的,竟開心不起來。

    她的手一松,緩緩地后退了一步,愣愣地看著軒轅恒,他的武功深不可測,這一擊他明明可以躲開的,他為什么沒有躲?

    匕首上涂的是無藥可解的劇毒,軒轅恒胸前的傷口上流出了烏黑的血,可他的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今天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