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小說網 歷史軍事 戀戀檢察官 第10章(2)

第10章(2)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小說:戀戀檢察官| 作者:朱妍| 類別:歷史軍事

    而文希娣與阿发仔則是为自己从鬼門關前撿回一條命慶幸不已。

    尤其,当文希娣抬眸看見翟羽的那一刻,竟有恍如隔世之感,所有的折磨、恐懼、委屈瞬間化为淚水,她飛奔撲进翟羽的懷抱,淚眼婆娑。

    “翟羽,我好怕、好怕、好怕再也看不到你了。”話说完,一直硬撐着的意志力迅速瓦解,昏厥过去。

    “菲菲,醫生为希娣詳細檢查之后,怎么说?”翟羽推开头等病房的門,躡手躡腳走进来,守在病床旁邊的何菲菲一看到他,馬上起身拉他到角落,滿臉焦慮的翟羽壓低聲音詢問着。

    “醫生说,希娣只是皮肉之傷,沒什么大礙,修養幾天就可以復原了。”

    “可是,她人都昏倒了……”他心头抽痛地瞥了眼臉色蒼白躺在病床上的文希娣。

    “關于这一点,我也問过醫生,醫生表示希娣被塞进狹窄的鐵桶里沒得吃沒得喝,加上生命飽受威脅,渾身處在神经紧繃的狀態,当她獲救見到你时,繃到快斷掉的神经霍然放松,情緒轉折太大,才会導致昏厥。”

    “原来如此。”

    “阿羽!我苦思了一晚,始終想不透平时乖巧膽小的阿潘,怎会突然變了个人似的心狠手辣。”何菲菲不住皺眉又皺眉,隨即話鋒一轉——

    “对了!麥安杰跟阿潘他们兄妹倆现況如何?”

    “我以惡行重大有逃亡之虞聲請收押獲準,两人已關进看守所。”他是承辦檢察官,不得不將希娣交給何菲菲照顧,先回檢察署偵訊阿潘一干人等,待偵訊告一段落,他立刻飛奔至醫院探視文希娣的狀況。

    “唉!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不提他们。”他掉头望着呼吸均勻、熟睡的文希娣,寬下心说:“此刻的希娣,看起来讓人放心多了。”

    “那是现在。你都沒瞧見两、三个鐘头前,她睡着睡着就莫名顫抖的可憐模樣,看得我好心疼,只好請醫生幫她注射鎮定劑,她才睡得比較安穩。”

    “菲菲,辛苦你了,下半夜我来接手,你早点回家休息。”

    “好!希娣就交給你照顧。不过,在回家之前,我想先去祖古的家陪陪她。”

    “发生这种事,祖古一定傷透心,你就去陪她说说話,好好安慰她。”

    “嗯!那么我先走了。明天早上我再过来跟你換班。拜拜!”何菲菲拎着手提包輕悄悄關上房門。

    “……”他趨近床邊,撐开双臂,俯身用滿是心疼的墨瞳凝望她熟睡的臉孔,只見原本白皙光滑的容顏此时卻是額头腫了个壹元錢幣大小的包,两頰擦傷淤青,最慘的是嘴巴因她不斷揪扯膠帶,使粉嫩的唇瓣破皮红腫得像掛了两條香腸……他心如刀割地拿指腹輕輕勾勒她的臉。

    “不要!不要!我不要死!”她突然两手狂亂揮舞,歇斯底里的尖叫。

    “別怕,你只是在做惡夢。希娣,何不張开眼睛看清楚?我是你的翟羽啊。”

    “翟羽?真的是你。”她眼瞼顫了顫,睜开眼,宛如驚弓之鳥,告訴他:“我夢到麥安杰把我五花大綁扔到挖好的坑洞里,他的臉猙獰得像夜叉一樣,正舉起鏟子要鏟土活埋我。”

    “希娣,災難过去了,你已经平安獲救。我以我的生命向你保證,爾后絕不容許任何人傷害你。”他紧紧抱着她,親吻她的发。

    “我平安了,那……阿发仔呢?”

    “剛才我去看过他,除了鼻青臉腫之外,肋骨斷三根,虎口也有撕裂,所幸沒有生命危險。”

    “都是我害了他,我要去看他。”她掙扎起身要下床。

    “这么晚了,我想阿发仔应該已经睡了。再说,他的女朋友一直陪在身邊,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你不必为他擔心,等明天天亮了,再去看他也不遲。”他按住她的肩膀。

    “他有女朋友照顧,我也就放心了。”

    “一定很痛哦?”他心如刀割地撫摸她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烏青。

    “肉眼看得到的傷痕很快就会結痂復原,然而心中对人性的貪婪與阴險所造成的失望,可能要花上很長一段时間才能夠重建起来。”

    “希娣。”

    “不瞞你说,在阿潘跟麥文杰出现之前,我一直以为是‘瘋狗浪’手下所犯的綁架案,沒想到我竟是被身邊多年的工作伙伴設計出賣。”她勉強擠出一抹慘兮兮的苦笑。

    “多虧有你抽丝剝繭,不然我可能已遭不測,不能像现在这樣跟你说話了。翟羽,我很好奇,你怎会懷疑到阿潘头上进而破案的?”

    “阿潘是你的助理,熟知你的作息跟習慣,同时,也是你失蹤前最后接觸的人,自然是警察調查的对象之一,加上阿潘太自作聰明又太操之过急,以至于漏洞百出。”

    “等等、等等!我们一个一个来。首先,請你说说阿潘是怎么自作聰明?”

    “她在我沒提出要求之前,就主动交給我一份資料,上面詳細記載时間、人名跟地点,作为她的不在場證明。”

    “她这么配合,不是很好嗎?”

    “好是好,卻不合常理。”

    “这話怎么说?”

    “希娣,如果你去找一个人,你会寫幾点幾分到達,幾点幾分離开嗎?”

    “不会!应該只会寫三点多到達,四点多離开,只能記得幾点鐘,無法確切記得幾分鐘。”

    “你的講法就是一般合理的说辭,除非阿潘未卜先知,知道你会失蹤,知道她会接受調查,才有可能記下幾点幾分見什么人说什么話做什么事。阿潘自以为聰明的做法,其实就是‘此地無銀三百两’。”

    “嗯!阿潘这么做,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她頻頻点头,續問:“那么阿潘又是如何操之过急呢?”

    “阿潘向我提出她的看法,她認为是‘瘋狗浪’的手下守在公司外面伺机尾隨再制造車禍擄走你,从阿潘的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今天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